首页文章百家杂谈
文章内容页

余秀华走红和梨花体、羊羔体被骂是诗歌界上层的炒作吗?

  • 作者: 大悔忆智冰
  • 来源: 原创
  • 发表于2018-02-19 16:57
  • 被阅读
  •   余秀华走红和梨花体、羊羔体被骂是诗歌界上层的炒作吗?

      文/大悔忆智冰

      不用大惊小怪!

      一切的诗歌都是生活和时代的产物,“诗歌界上层”没那么大的能耐。

      余秀华走红和梨花体、羊羔体被骂都是读者的反应。

      诗无达诂,诗亦无定法。

      我曾经说过,“只有在文学艺术里,人类才是彻底自由的”。

      为什么写诗?因为诗歌是心灵自由的天地。

      诗歌不是学问也不是道理,它只是情感。

      20世纪意象派诗歌领袖埃兹拉。庞德对我国古代的《诗经》五体投地,称《诗经》为“真正意义上的诗歌”。《诗经》的作者都有谁?大多是没有留下姓名的民间作者,这些作者留下了关于劳动、爱情、怀乡、怨叹与愤怒的民歌——那些天籁一样优美率真的诗行。

      所以,余秀华写诗并不奇怪,读者对她的诗感兴趣并不奇怪,谁说身体健全有职称才能写诗?

      “远看泰山黑乎乎

      上头细来下头粗

      有朝一日倒过来

      下头细来上头粗”

      这是民国韩复榘写的《咏泰山》,过去觉得太打油,现在一看,还很先锋啊,简直先锋到后现代,解构恶搞,意味深长。

      所以,时间才是诗歌的裁判。

      诗歌应该像生活一样丰富多彩,文学艺术一定要有个性,要有发展变化,要创新。

      说到口语化,被认为“直追《诗经》”的木心,他的诗就是口语居多,为了追求率真,他甚至故意不押韵,一句诗,一个字或多个字,都是顺其自然。

      后工业社会信息化高科技的今天,人为的东西铺天盖地,天然的东西愈发珍稀。

      你管他梨花体、羊羔体,只要不是装b体。

      比装b体更脑残的是填空体,完全没有自我,完全没有创造,你写什么诗?

      诗写你啊?

      本文标签 :

      本文标题:余秀华走红和梨花体、羊羔体被骂是诗歌界上层的炒作吗?

      本文链接:https:/meiwen/339803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