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故事感人故事
文章内容页

巷子深处

  • 作者:
  • 来源: 欧洲杯下注网站,2019欧洲杯投注网站
  • 发表于2019-06-30 03:38
  • 被阅读
  • 幽深的巷子,古朴的青石板路,清亮亮的水洼, 路边是崭新的嫩叶,簇拥着紫红的苔藓。悠长的叫卖声从巷子口传进去“馄饨哟,皮薄馅儿大的馄饨喏”磨“菜刀嘞,创剪子”,叫卖的是挑夫,都要在这巷子口驻上那么几分钟,朝里头望望,再继续赶路。

    巷子里头,法国梧桐的绿荫下仅住着一家人,一位年过八旬的老婆婆与一位大两岁的老先生,先生是教书先生,种桃播李一辈子,到头来就那么静悄悄走了。全巷子,于是就只剩下了一位老奶奶,孱弱而纤细的她常常站在巷子口凝望,呆呆的,木木的,鸟儿也可怜她,时常亲吻她榆树皮般沟壑纵横的脸庞,吸允她脸上的泪花。

    六十年前,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,偏巧造就了那个时代为数不多的佳话。他是皇亲国戚的子嗣,她是将相门第的千金,门当户对,喜结连理,两三年间育有一双儿女。二人均向往自由平和的生活,隐形埋名搬进了这巷子,抛却了家族使命与荣华富贵,在这巷子深处,但饮沧浪水冷暖自知。他教书育人,她裁衣治家,儿女渐渐长大。本以为外面战乱再乱,也乱不到他这天涯海角。哪成想文革的火无孔不入。

    1969,他像变了一个人。

    美/文/美/句

    在连环批斗中失了文人的清高与温润,1971年一天,他第一次对她吼我“不准你去看”。去看什么?去看他挨批斗。为什么?怕他说千里,也不知道他使了什么关系,用了什么手段,文革闹的最好的那几年,她也没受任何委屈。他从没去看过。不光因为他不准,更因为他的尊严。她敬重他,从来都是。

    1972年,他又被拉出去了。她看着他离去的背影,心莫名的慌,那时她并不知道他那一去要去四年。

    那四年,她日日在巷口驻足,翘首期盼,一双儿女还尚未成年,他们都无依无靠了。街里街坊苦口婆心劝她改嫁,她也不听,只是日日在那巷口望着,有时一呆就是几个小时。白天她忙于裁缝店和照顾孩子,到了晚上他就出去和星月一起凝望。没有人告诉她,他去了哪儿,是死是活,为什么不回?有人说他死在了台上,也有人说他没死,只是逃走了,那他为什么从未回来?

    1976年,革命结束不久,他回来了。穿的和走时一模一样,进门时她正在做晚饭,他淡淡说了句,再“加副碗筷”他踱到了饭桌前向南的方凳上,坐定,等饭上桌,像往常一样。她揉了好几遍眼,怎么也不相信他有真的活生生出现在眼前,一双儿女也不好问什么,团圆饭吃的很沉重。

    晚上她伏在他胸口哭到睡着,他却只有一句“我回来了,以后就不走了”,对于当初的不告而别及这四年的种种,只字未提。早上,又像以前那样,他吟诗写字,她裁衣做饭,一晃又是三五十年。

    银杏叶翩翩,落了一层又一层,阳光碎碎,叠了一层又一层。轻食换了白发儿女离家在远方组建了家庭,两老无甚劳子事,日日江边垂钓,池边看花。偶尔也饮酒下棋,吟诗弄月,日子好不清闲。

    18年的春天,他悄悄地走了,而她就睡在他身边,早上才知道,他真的先她一步去了,这一去只有黄泉地府才能再相逢了。他拾了

    美/文/美/句

    很多梧桐叶,银杏叶,采“之欲谓谁,所思在远道”,她开始给梧桐树讲

    美/文/美/句

    故事。从三四岁他去他家做客,长到七八岁,他们玩过家家,到十八岁结婚,再至七八十岁同观夕阳,她细数与他的点点滴滴,陶醉其中。

    一年

    美/文/美/句

    过去了,他又讲到他消失的那四年,忽然站起身“他该回来了,我去看看”就和梧桐告了别。日日到那巷子口张望去了,也不知何时是个头。

    巷子深处那颗老梧桐树下,有个不起眼的土包,上面一层层的黄叶,有旧有新,一层复着一层。那里头躺着一个已故的教师先生。

      本文标签 :感人故事 相逢 尊严 长大 委屈 期盼

      本文标题:巷子深处

      本文链接:https:/meiwen/414227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