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小说短篇小说
文章内容页

爱情童话

  • 作者: 追梦的云
  • 来源: 欧洲杯下注网站,2019欧洲杯投注网站
  • 发表于2019-06-30 03:54
  • 被阅读
  • 湖南邵阳胡湘成28岁了,只有1.2米高。看起来,他这一辈子也就是这么高了。

    他不是现在,很早以前明白自己只有这么高的时候,他就非常的难过。这就意味着他不能过正常人的生活,只能让人投过来异常的目光,像打量什么稀有动物一样在屈辱中打发自己的一生。

    他家境贫寒,也有自卑感。没有读过什么书。他不知道怎样去面对自己的生活。

    不过,他不是

    美/文/美/句

    孤立一人,他还有一个姐姐胡湘娥,一个妹妹胡湘婷。不幸的是,姐姐也是与他差不多的个子。万幸的是,妹妹却长到1.6米的高度,真正是婷婷玉立,给了父母一线希望。

    他们的父母就是正常的身高,为什么生下他们的姐弟俩就不长个呢?

    他们也知道自己的父母对他们姐弟的个子非常难过。父母不是故意的。他们不但不怨父母,反而还觉得对不起父母。

    老天不让他们姐弟长个子,却让他们长脑子。

    他们并没有接受过什么文艺训练,却有一付好喉咙,一个灵活的大脑,一张能说会道的嘴。姐弟俩很早就结伴走江湖卖艺,辗转于许多城市,见多识广,赚钱糊口是一点问题也没有。

    渐渐的,姐弟俩看惯了众生相,觉得也没有必要为自己的矮个而发愁。人有优劣高矮,虽然自己个矮,却并不比别人的人格和智慧矮。也就高高地扬起他们矮个子的脑袋,似乎也就不比别人矮了。

    他们每天高

    美/文/美/句

    高兴兴在街头唱他们的歌,给围观的人们说笑话。人们被他们的歌声感动,也被他们的笑话逗乐。大家乐意给他们钱。他们凭自己的辛勤劳动赚钱,觉得这钱来得很光彩。

    年节之时,姐弟俩快快乐乐回家来。与乡邻们打招呼,既亲热又得体。

    人们觉得这俩小矮人比正常人还有本事,能够轻轻松松在城市里混,不要出苦力,流大汗。

    缩在乡下的农民,只要不去外面打工,也就没有什么钱。让这些人去城市里,没有专业技术,恐怕连饭也吃不上。因此看他们姐弟的眼光,也就少了许多过去的讥嘲。

    同村的女孩小芳从小就喜欢这姐弟俩,常到他们家里玩,听他们说笑话,唱歌。她也跟他们唱。她会的歌都是从他们那里学来的。

    她常想,他们也没读什么书,那里就会唱这么多的歌呢?而且唱得那么好。

    姐弟俩也喜欢小芳,觉得她与一般人不同,真诚,实在。因此,对她的要求,有求必应。

    他们夸她的嗓音好,比他们的还好。她也就有了信心。

    初中毕业后,她在家里闲了一年多。想去外面打工,想不出自己能够干什么。做一些没技术的事,赚不到钱,待遇还不好。思来想去,忽然一个有趣的念头冒出来:不如跟胡家姐弟搭班子,到外面去卖艺,去见世面。他们不是总夸我嗓子好吗?他们不会拒绝吧?

    姐弟俩当然不反对。家里也不反对。能够出去松一张嘴,父母是求

    美/文/美/句

    之不得。

    三个小姐弟搭配出奇特的班子,个子的高矮形成极大的反差。小芳身高1.6米以上,与胡湘婷差不多。不看年龄,就像一个成年人带着俩小孩。如果看年龄,小芳那么年轻,而两个小个子显然要大于她。

    他们是什么关系?是一家人,还是临时搭配?反而引得许多人来看,给的钱也就多。

    小芳不在乎钱多钱少,只要不挨饿受冻,生活得高兴就行。

    她的高兴主要是每天可以对许多人唱歌,许多人听她唱,还给她鼓掌,还给她丢钱。这是对她的奖赏。她越唱越高兴,恨不得一天有48个小时。

    她喜欢唱歌是她的天性,但是这天性的发挥也必须有一定的条件。

    她过去就没这个条件,她的特长不能发挥。现在她能发挥,这条件全来自于胡家姐弟。

    他们个子那么矮小,却那么善良,整天笑容满面地对她。不管碰到多大的难事,也不管她做错了什么,他们也还是笑。

    特别是胡湘成,别看个子小,却很有主见,很是稳重。三个人的主心骨就是他。很难想象,如果没有他,他们在外面还怎么混,她还能无忧无虑地只管唱她的歌吗?

    特别是她女性的本能使她感觉到胡湘成这小个子的身上,无形的男性魅力大大超过了他的有形的个子。他幽默有趣,能说会道。他给她无微不至的关心。这种关心她有史以来没有得到过,而在这个小个子男人身上得到了。她因此有点骄傲,也有点娇情。

    她没想过有一天会要离开这个班子的。她要结婚,要成家,不可能永远这样在街头卖艺。她是作了长远打算的,不断的为他们的班子出谋划策。

    她说胡湘成我们俩唱小妹妹坐船头吧。我喜欢唱这首歌,人们也喜欢听。你高我矮,唱起来跳起来也有趣。

    胡湘成没想到她小芳会主动提出这个建议。实际上他也想过,,虽然是演出,是假的,这也太过份了一点吧。

    现在她虽然主动提出来了,但是他还是担心她放不开。一个这样标志的妹子和一个小矮子那样唱,那样跳,不笑坏人的肚子?但是演出就是要这样的效果啊!

    胡湘成的担心是多余的,他的想法也是正确的。这段歌舞成了他们经典节目,保留节目,逢演必唱,必跳。

    小芳很容易入戏,假戏真做,沉浸在歌舞的真情实感里。她唱得自然,流畅,优美,眼波流转。

    这一刻,在她眼里,觉得面前的小小的人儿成了孔武有力的纤夫,正在弓着腰,蹬着腿,背着纤绳,费力而幸福地逆水行舟。

    她则坐在船上,心里甜蜜蜜的。河的两岸风光秀美,河水在船下拍着浪花。她心中的勇士在为她洒下一路汗水。

    他在唱,也在表演,还对着她含情脉脉。她也抛给他媚眼。她等待着让他亲个够。

    他们一高一矮,反差强烈的演唱把大家逗乐了。

    演的多了,看的人也多了,哪怕在街上看见他俩,也有人逗趣的喊叫,喂,把小妹妹抱到船头上去啊!他们俩都笑,并没有意见,反而还认为是他们成功的演出深入人心了。

    胡湘成心细,就如他对小芳无微不至的关心,他敏感到小芳对他产生了爱情。

    当他意识到这一点时,自己也吓了一跳。他不敢想像小芳会爱上他。他只认为这一辈子是打定单身了,或者也找一个不太正常的女子。

    他虽然自己不太正常,却一直在心里不乐意找一个不太正常的终身伴侣。而又不敢想像有那么一个正常的女子爱上自己。

    所谓正常的女子就是正常的高度,还要漂亮的脸蛋,聪明

    美/文/美/句

    的头脑。小芳就是这样的女子。远在天边,近在眼前。也许小芳就应了这个因缘?

    他想,因缘这东西是看不见,摸不着的。因缘这东西不以常人的眼光看事物,不会因为他的个矮她的个高就不把他们配在一起。

    他愈来愈认定小芳是看上他了。他想把这个奇迹,这个天大的幸福告诉所有的人。但是他只能对姐姐说。

    姐姐似乎并不惊奇,说,只要你们相爱,你们就勇敢地爱下去。

    他明白姐姐说的勇敢含着什么意思。但是他还拿不定小芳是不是真爱他。也许她是逢场作戏呢。他不甘心把这场触及灵魂的爱情冰消雪化,他要勇敢地向她提出,哪怕是一场误会。

    出乎他意料之外,也在他意料之中。他找了个机会问她,你喜欢我吗?话音才落,她就笑着点点头。很认真的很肯定的点头。他的心醉了。

    但是她的父母坚决不同意。父母的头脑很清醒。胡湘成的个子不正常,太矮,几乎比自己的女儿矮了半截,那像什么话?太出羞了。他们也绝不会像女儿那样把矮小的胡湘成看成孔武有力的纤夫。

    但胡湘成要娶小芳的意志很坚定,坚定的意志来源于小芳的坚定。

    父母的劝说对女儿丝毫不起作用。父亲说,好吧,我也不逼婚,既然你们铁了心,我也成全你们。只要胡湘成拿出4万块钱来作彩礼,我就答应。

    胡湘成请来村干部说合:从信用社贷款2万元作定金,以一年为限。到时剩下的2万元拿不出,定金的2万元不但不退,还不能同意婚事。

    三个人的小小演出班子又出去了一年。一年后,他们回到村里来履行诺言。

    俩人都没有胆量面对父亲。因为他们还是拿不出那剩下的2万元。但是他们俩的爱情基础又加强了一年,即便父亲因为2万元不同意,反正他们是更加坚定了。

      本文标签 :短篇小说 父母 姐姐 喜欢 坚定 有趣

      本文标题:爱情童话

      本文链接:https:/meiwen/415171.html